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地方资讯 >

粤港澳大湾区跨境治理的新趋势

2021-10-23 21:47      点击次数: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两年来,大湾区范围内的战略性布局不断,重大合作项目、政策频出,尤其近期出台的《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及《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都令人耳目一新,代表了大湾区建设进一步升级和跨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两年来,大湾区范围内的战略性布局不断,重大合作项目、政策频出,尤其近期出台的《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及《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都令人耳目一新,代表了大湾区建设进一步升级和跨境治理的新趋势。

10月6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2021年施政报告,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提出《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规划面积约300平方公里的北部都会区。从跨境治理角度看,北部都会区的建设、发展与治理,进一步代表和强化了大湾区治理的新趋势和新方向。尤其对于香港而言,更具有突破性和转折性。

北部都会区以及横琴、前海合作区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要部位和先锋,其跨境治理既具有探索性,也具有一致性,概言之有以下基本趋势及特征:

“跨越式”融合治理

一是中央主导式治理。从大湾区战略及粤澳、深港等的相关规划看,因该区域政治制度的复杂性以及中央在涉港澳事务的领导权与决定权,大湾区范围内的建设及其治理,必然具备中央主导式的特征。这是看待和认识大湾区跨境治理的前提和基础,也是决定大湾区建设和跨境治理成败的关键。

从目前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及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的设置及布局看,无论是大湾区范围的经济事务、政治事务还是其他范畴的重要工作,都是由中央领导和主导的。在粤澳以及未来河套及香港北部都会区的治理机制中,同样体现的是中央主导下的自上而下的层级式治理模式。

二是“跨越式”融合治理。大湾区跨境治理的另一大特征,涉及其基本框架、结构、机理、内容方面,就是“一国”框架下的“两制”融合治理。从行政区划角度看,这一治理具有“跨越式”,就是跨越物理的地理空间和边界;从治理内容角度看,这一治理也具有“跨越式”,就是超出或溢出了其原有空间和制度边界。还要看到,这一“跨越式”融合治理具有双向性,既有港澳的制度优势向大湾区内地区域引进融合的趋势,也有内地制度优势向港澳地区引入融合的趋势。“跨越式”融合治理的跨“地理边界”的深度融合治理单元,将以粤澳横琴合作区与深港河套地区(亦即香港北部都会区)为显著,而一般性制度融合则以前海、南沙自贸区及其他深度合作区为主。

“以人民为中心”理念

三是“以人民为中心”治理。港澳同为世界闻名的发达经济体,但是香港的贫富差距问题、住房问题以及澳门经济极度单一问题都一定程度上显示出资本主义制度的局限性,尤其是与“一国”主体的社会主义制度严重背离。因此,大湾区战略及大湾区跨境治理的一个重要的题中应有之义,就是破解港澳社会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在理念、制度、空间等方面重塑和提高港澳特区的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从大湾区建设实践看,确实在向该目标迈进。

四是互补互助式治理。从全国范围看,“一国两制”中的资本主义对于社会主义而言具有从属性和补充性;而从大湾区范围看,作为“丰富‘一国两制’新实践”的重大尝试,广东、香港、澳门三地的协同建设发展则具有平等的自主性和参与性。这是大湾区建设与治理的优势,也可能带来障碍。

因此,大湾区的跨境治理实际就是一种互补互助式治理,区内不同行政主体相互扶持、相互参与、相互帮助,各自主动采人之长、补己之短,一方面在“共谋共建共管共享”中保持自主性,另一方面在融合治理中实现1+1+1>3的治理功效。

来源:大公报 作者:常乐 暨南大学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研究基地研究员